welcome to here!

我陷进了老公精心布置的桃色陷阱

华明还没成为我老公的时候,他是我的同事,一个很优秀的销售经理,不但销售业绩好,而且英俊潇洒,是办公室很多女孩子追逐的对象。而我仅仅是一个很平常的女人,没有出众的相貌,在公司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行政职员。但华明对我似乎情有独钟,他多次公开向我求婚,求婚的理由很简单,也很现实。他说:“芸芸,你是一个居家的女人,性格温和,又做得一手好菜,适合做老婆,我想结婚了,我希望你不要拒绝一个优秀男人的真诚求婚。”尽管华明的说话方式有些油腔滑调,但我还是感到莫大的知足和幸福。 那年国庆,我做了华明的新娘。当华明在热闹的婚礼上给我戴上戒指,并盟誓爱我一生一世的时候,我感动得热泪盈眶,而且还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或许对一个相貌平凡的女人而言,击败众多美艳女人的竞争,俘获一个优秀的男人,的确有种莫名的成就感和自豪感。女人都是虚荣的,我那时陶醉朋友和同事们羡慕的祝福声中,并暗暗对自己说,一定要好好珍惜拥有的一切,经营好自己的婚姻。  蜜月里,我与华明度过了一段如胶似漆的日子,整整一个月时间,我们都沉迷在两个人的世界里,、手机被我们统统关掉,唯一让我们沉醉的就是彼此的身体。  婚后不久,在华明的要求下,我辞去工作,成了一个专职太太。  4年后,随着孩子的降临,我们的感情也日渐变得淡漠起来。像很多夫妻一样,我和华明走过那段新婚激情岁月之后,更像是亲人。以前我们之间不乏交流,可是后来我做了全职太太后,几乎不与外界接触,我们之间的话题渐渐变窄,与他的沟通也开始困难。  我有些隐隐的忧虑。在这个感情泛滥的时代,要维持一份至始至终的幸福婚姻并不容易。有天晚上,华明出差回来,我对他表达了我的忧虑:在家呆的这几年,我感觉与这个时代越来越有隔阂了。我提出想出去上班,华明不同意,说孩子需要有人照顾,更何况,外面社会竞争激烈,大学生都难找工作,更何况我一个30来岁的妇女呢?  我最终放弃了。为了孩子与华明,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心甘情愿在家付出。  因为我的支持,华明的事业蒸蒸日上,不久他被提为公司营销副总,收入也越来越多,而我们之间的交流却越来越少。偶尔的性生活也开始成为一种敷衍。  渐渐地,华明开始喜欢上网,每天都在电脑前忙到很晚,有时,甚至会到半夜。我知道他经常与人聊天,问他,他只说,是一些客户需要经常交流沟通。我也就没在意。我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,将家务做得井井有条。偶尔出去碰见以往的小妹事,她们依然会和我开着一样的玩笑,你老公那么优秀,小心点哦。每当那时,我总是笑笑。生活中,我总是争取做好母亲与妻子的角色,让华明毫无挑剔。我以为那样,就是对婚姻最好的保护。  可是,我错了。几个月后的一天,我正在阳台上晾衣服,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。我问她是谁。她说,我是你老公网上的老婆,我已经爱上了他,他也很爱我,我必须和你说清楚,我要与华明结婚。  听着一个陌生女人肆无忌惮的挑衅,我几乎要崩溃了。放下电话,我呆呆地坐在电话机旁,脑子里一片空白,甚至有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是谁。他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让我痛不欲生  华明知道他“网上老婆”来电逼婚后,并不惊慌。他毫不隐瞒地将他和那个女孩的所有事情一古脑全对我倒了出来。他说,他原本和她只是网友,后来聊出了感情,做了网上虚拟世界的夫妻。再后来,他们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渴望,在一次他出差大连的时候见了面,第一次见面,他们就上了床。  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,让我禁不住蜷成一团,号啕大哭。华明将我抱在怀里,不停地安慰我说,他从没想过离开我,更何况,我们还有个可爱的女儿。但他的话并不能减轻我内心的疼痛。他永远不会知道,对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而言,婚姻是她的全部,丈夫就是她的整个世界。  世界坍塌了,我整日以泪洗面。为舒缓内心的伤痛,我带着女儿去了娘家。在父母面前,我依然保持着以往的幸福笑容,我不想让我的父母为我担忧,也不想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。  几天后,华明开车来接我,我想也没想就和他回了家。我知道自己还深爱着他,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他。那晚,在华明“与她断绝来往”的承诺下,我们又和好了。  但没有想到的是,华明竟然与那个女人依然保持联系,这是我在打出华明的电话单后得知的。我和他开始不间断地吵架,又一次次在他的承诺下和好。在大半年的时间里,这样的戏不知上演了多少回,弄得我们都精疲力竭。终于在一次大吵之后,华明向我摊牌:他没法忘记那个女人,要么维持现状,大家相安无事,要么离婚,各走各的路。我没想到华明会变成这个样子,几年夫妻情分,竟然不敌一个网络女人的轻易入侵。我伤心欲绝,想挽救这场婚姻,却又十分茫然,不知该如何收拾这盘残局。我勾引老公的好友报复,却被他抓奸在床要不是无意间听到华明的那个电话,我或许还存有天真的幻想,先这样尴尬地维持着,等他某天幡然醒悟,浪子回头。那天,我突然从娘家回来,在开门那一瞬间,客厅传来华明温柔的声音:“宝贝,你要给我一点时间,我如果现在逼她离婚,财产就要被分掉一大部分。为了我们的将来,你要再忍耐一下,我会有办法的,请相信我,她耗不起的,迟早会无条件地答应离婚。”  隔着一扇门,听到一个同床共枕几年的男人说出这番绝情的话,我绝望到极点,内心突然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仇恨。华明的无情,让我对他的爱转化成了刻骨的恨。我想报复他。我不甘心自己这种被抛弃的结局。  我装着什么都没听到,在我进门的那一刻,华明像平常一样,替我接过手提包,然后又一次对我承诺说,他不会与我离婚的。我知道,他还在演戏。他不会离开那个女人,他在等待机会,以一种体面的方式结束我们的婚姻。我是不会提出离婚的,我对自己说,我也要寻找机会,以同样出轨的方式报复他。  刚好那段时间,因为一个业务的关系,华明的好友邵聪常来家里找他,有时还会留下来与我们一起吃饭。渐渐地,我和邵聪熟悉起来。  邵聪是一个看起来很老实的男人,话很少。每次来的时候,如果华明不在,他就会进厨房帮我择菜。在谈话中,我知道邵聪至今单身,问他的过去,他似乎不愿提起。我和他自然聊起了华明,还有那个女人。有时,聊着聊着,我就会禁不住哭泣。邵聪安慰着我,有时会给我递来纸巾。他爱怜的目光,让我感到了些许安慰。或许是天意,也或许是命中注定,邵聪的突然出现,让我找到了报复华明的最佳人选。我开始有意地接近邵聪。那一段时间,华明常常出差,有时一走就是好几天,孩子在娘家。邵聪来的时间越来越多,我心里很清楚,邵聪对我有好感,他也一直想靠近我。有天晚上,邵聪突然打来电话:“华明说今晚一定赶回来,有一笔大业务与我商量,要我到你们家等他。”或许是为了报复老公对我的伤害,也或许是邵聪的亲近让我有了些许的安慰。我在电话中暧昧地对邵聪说:“你过来吧,我等你。”我心里很清楚,在邵聪打来电话前,华明就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,说今晚回不来,要等明天。我刻意地穿了件性感的睡衣,在客厅静静地等邵聪的到来。我在心里说,今晚就和邵聪上床,让老公也尝尝被伤害的痛苦。一切似乎都是预谋好的,当邵聪进门那一刻,我突然紧紧地抱住了他。邵聪没有拒绝,他急促地扯掉我身上的睡衣,抱着我一起倒在与老公同床共枕近5年的床上。当邵聪迫不及待地进入我身体的时候,我有种报复后的快感。华明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又是什么时候走进房间的,我一点没察觉。当邵聪狼狈地在华明的怒骂中夺路而去之后,华明像只咆哮的狮子:“要不是我撒谎今晚不回来,我还不知道你背着我干的好事。”然后,他不停地打我,骂我贱。打累了,骂够了,他向我提出了离婚。我抱着华明哭了,求他原谅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依然爱你,我只是恨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才做了这种傻事。”可华明根本听不进去。我曾经因为他的背叛而无数次地原谅他,而他却不肯原谅我一次。他说,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。离婚后,我才知道陷入了老公精心布置的桃色陷阱  我不想离婚,华明威胁我说,如果我不同意离婚,他就将我和邵聪的事兜出去,羞辱我父母,看我还有没有脸面出来见人。我没有任何退路。为保全那点颜面和最后的尊严,一个月后,我和他离了婚。女儿跟我,他每个月给孩子抚养费。或许一切就到此结束了,让我没想到的是,邵聪在我离婚后不久,给我打了一个电话:“芸芸,我对不起你,那天晚上的事,是一个阴谋。华明要我靠近你,并答应我,只要我勾你上床,让他来捉奸,就给我一笔业务做。我没法拒绝他的利益诱惑,我答应做了他的帮凶。我现在很后悔,时常受到良心的谴责,你是一个好女人。我不该与他来合谋害你。芸芸,那件事后,我不想再呆在那个城市了,我在广州给你打这个电话,我不是求你原谅我,我只想说出那晚的真相,让自己良心好受些。你多保重吧!”挂掉邵聪从广州打来的电话,我悲哀得无话可说,颓唐地倒在沙发上,任屈辱、愤怒、悲哀、绝望的泪水长流。

  • 相关tag: 永远爱你到底文章